第1章 一夜折騰


更新時間:2012-08-30 10:03:58 字數:3711

  PS【媚兒新文上傳了,新文粉嫩嫩哦,拜求親們各種支持呀,收藏、推薦,評價,一個不能少喲,謝謝,群麼麼!!!】

  **********

  “這是造了什麼孽哦,人家娶媳婦是喜氣臨門,家宅平平安安的。我們家倒好,娶了這樣一個喪門星,大半夜鬧得家裏雞犬不寧,這往後的日子還咋過呀!”秦氏看著喜床上臉色慘白的新媳婦沈曉嫻,寒著臉罵道,沒有一絲心疼。

  “好啦,別再嚷嚷了,也不怕別人聽了笑話。大夫被你這樣一鬧,哪裏還有心思瞧病,三媳婦要真有個三長兩短,看你我如何向親家母交待。”康慶昌用力拍了下桌子,沉著臉說道。

  康慶昌當著其他兒女媳婦的麵如此說自己,秦氏臉一寒,怒意更甚。

  不過,剛剛瞧了床上的沈曉嫻,臉色白得像張紙似的,郎中說險著呢。

  想到這,她的心情又好了一些。

  秦氏撇了下嘴,冷笑著說道:“三媳婦?老頭子,你先別叫得那樣好聽,不知,這命薄的可有這福份做我宜文的媳婦呢。就憑她那副德性,哼!”

  語氣很是不屑,不但不屑,想想這門親事,她就窩火的很。

  自己的兒子不但長得好,又有學問,將來那可是做官的命兒呢。可這媳婦卻是好吃懶做,爛泥糊不上牆,聲名在外已久,娘家又窮,這樣的姑娘怎能配得上自家的兒子。怪隻怪那死老頭子嘴賤,非要給宜文定什麼娃娃親,這下可是害了文兒,害了康家!

  康慶昌狠狠瞪了一眼秦氏,低聲罵道:“曉嫻已和宜文拜堂成了親,就是我們康家的媳婦,孩子們都在麵前,說話留點口德吧。”

  然後板著臉不再作聲,緊張的看向喜床那邊,然後走出了屋子,拿出旱煙杆子,蹲在門口悶悶的抽著。

  新郎康宜文側臉向這邊瞧了瞧,眉頭也緊緊皺起,薄唇動了動,還是將話給咽了下去,繼續看向正在紮針的郎中。

  秦氏準備回嘴之時,大媳婦林氏忙親熱的上前摟了她的肩,瞅了眼門外,見康慶昌已出了門,這才不服的說道:“娘,爹怎麼這樣大火氣,您這也是為了家裏好,才說得這幾句話。”

  “誰說不是呢,難不成還真為了我這老婆子。”秦氏有了林氏這句肯定,腰杆子又硬了起來,聲音也大了一些。

  林氏話鋒一轉道:“娘,您就別和爹生氣了,為了一個外人,若氣壞了身子又讓爹記恨著,可不值當啊。”

  隻是這句話,她是用極輕的聲音說出來的,但秦氏卻聽得清楚,這話說到她心坎兒裏去了。

  秦氏輕輕頷首,這話有道理!

  這家裏還是大媳婦貼心,不像那死老頭子,隻知向著外人,向著一個下午才抬進門的快死的人。

  如此,她對床上那人事不知的新媳婦沈曉嫻更加不滿了起來

  林氏遠遠的對著床上撇撇嘴,輕哼了一聲!

  吳娜娜閉著眼睛躺在床上,她早就醒了,隻是一時接受不了這個事實。

  接受不了穿越的事實!

  到底是老天爺可憐她,讓她多活一世,還是嫌她受的折磨不夠多,讓她穿來此地繼續受苦?她認為是後一種,因為她無那般好的命,能得老天爺垂憐,否則就不會讓她遇上那種窩囊事,她在心裏苦澀的笑了。

  聽著秦氏和康慶昌的爭吵聲,還有林氏那聽不清楚的聲音,吳娜娜不禁皺了皺眉頭,自己將來的日子看樣子不好過啊。

  但是既來之則安之,不管怎樣,起碼自己還活著,日子還是要繼續,不是嗎?她縮在被子中的手,下意識的動了動,鬆了口氣,幸好,鐲子還在,不算太糟。

  念及此,吳娜娜在腦子裏接收著原主的記憶,但是腦子裏關於原主的記憶並不多。

  隻是大概知道原主名喚沈曉嫻,是普通農家的姑娘,時年十六歲,今天是她的大喜之日。隻是準備和丈夫洞房之時,突然腹痛難忍,然後暈死了過去。

  其他的,她隻是隱約知道所嫁的夫家姓康,丈夫名叫康宜文,具體的家庭情況並不清楚,而關於沈曉嫻娘家的情況也是印象模糊。

  吳娜娜在腦中又認真的想了想,結果能想起來的東西真的不多!很是失望,自己對這裏可以說是一無所知,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呢?

  不管了,反正最壞的事情自己都遇上了,還有什麼比那更壞呢?空間還在,起碼能自己養活自己。

  有些東西已經經歷過了,以後決不能再重蹈覆轍,好好的活下去!

  此刻,她突然發現生命的珍貴,活著可真好!

  “嗯!”吳娜娜嘴裏發出了一聲輕哼,身子也在被子裏扭動了幾下,眸子有些費力的睜了下。

  睜了半天,隻開了一條縫兒,屋內光線不是特別明亮,隻是隱約見到兩張男人的臉。年齡大些的應該是郎中,而年輕些的應該是這身體的新婚丈夫,模樣看不清楚,眼睛又合上了。

  這不她裝的,實在是這身體眼下很是難受,很多動作力不從心。

  “好,可終於醒了。”郎中口中發出驚喜之聲,並抹了把頭上的汗。

  “大夫,沒事了嗎?”新郎康宜文緊繃的臉色也鬆馳了下來。

  “沒大礙了。”郎中應了,康宜文去門外喊了康慶昌。

  秦氏和林氏倆人則有些失望,秦氏隻是抬了抬屁股向這邊瞧了瞧,並未起身,而是打發林氏過來問話。

  “吳大夫,您費心了,想問問,這新娘子得的是啥病,可是舊時的老毛病犯了?”林氏客氣的問道。

  這自然是秦氏的意思,她要看看沈曉嫻是否有難治的舊疾,若有,那她就有借口讓兒子休妻了。

  不過,這個問題也是康宜文父子想知道的,這好好的一個人怎麼會暈死了過去呢?

  郎中看了一眼林氏,然後麵向康宜文父子道:“新娘子身體無舊疾,可能是吃了什麼不好的東西,傷了髒腑和脾胃。先將這藥丸服下,應該會腹瀉。我再開幾副藥,明早煎了給她服下,連服三天,再好好休息,應該無事。”

  其實他還有話未說出口,那就是原本以為這新娘子必死無疑,誰知竟然活了,讓他自己都不敢相信。

  “有勞有勞。”康慶昌連聲道著謝,一顆心放回了肚子裏。

  康宜文向床上恢複了些生氣的吳娜娜看了一眼,也向郎中道了謝,原本要跟著郎中去抓藥,康慶昌則吩咐了大兒子康宜富去抓藥。

  康慶昌則讓林氏幫著康宜文,將藥丸給吳娜娜服了下去。

  郎中一走,秦氏立馬失望的起身站了起來,打了個哈欠,用手指了指康宜文道:“宜文,這屋子裏味兒不好,你去和宜武睡。都去睡吧,明天家裏還有客人,還要下地做活呢,鬧了這一宿,可真是個不消停的貨。”

  秦氏話一出口,康慶昌立馬瞪眼反駁道:“老婆子,你這又是說得啥,今兒是宜文成親的日子,你讓他歇在宜武的房裏,讓別人知道了,該怎麼說閑話。再說了,曉嫻這身子不好,也得有人照應著,宜文是她丈夫,他不照應誰照應。”

  康宜文也覺得秦氏的話有些過,隻是他不好出口而已,畢竟才成親,臉皮還是薄些的。

  吳娜娜躺在床上,一直沒有睜眼,但又不時的動一動身子,讓其他人知道她還活著。

  聽了秦氏的話,她暗暗在心裏歎著氣,越發覺得這個婆婆是個不好相於的。公公康慶昌的話,讓她感覺到了一些溫暖,而對於這個便宜丈夫,暫時還沒有什麼感覺。

  “那怎麼行,宜文還要早起讀書呢,睡不好,怎麼讀書。”秦氏依然反對著。

  “娘,爹說得有理,你們都回去睡吧。”康宜文溫聲說道,臉上的表情淡淡的,看不出心裏在想什麼。

  “噗,娘,瞧不出,三叔也是個急性子,這是嫌我們礙眼呢。”林氏曖昧的笑著在秦氏耳邊說道。

  秦氏撇撇嘴,還想堅持時,康宜文已經將她向門外推去,邊推邊說道:“娘,今兒累了一天,該歇著了。累壞了身體,我們可怎麼辦。”

  這些話兒聽得秦氏心裏舒坦,順從的出了屋子,又低聲叮囑了康宜文幾句,這才和康慶昌一起回了屋子。

  房門被關上,聽著向自己走近的腳步聲,吳娜娜突然心跳快了起來。今夜可是這原主的新婚之夜,萬一這新郎獸性大發,不管不顧新娘子身體有病,來個霸王硬上弓,那可就慘了。

  穿你妹啊,就算穿,也不該穿到新娘子身上了,這下子一點兒選擇的餘地都沒了。

  吳娜娜恨恨的想著,不過,要是新郎真的撲上來,她就準備一腳踹飛他。

  這邊吳娜娜想得狠,可人家康宜文隻是站到床邊看著她,輕聲問了一句:“你有沒有好些?”

  沒有說話,吳娜娜裝死。

  康宜文見她呼吸均勻,且郎中說她已無事,心也放了下來,拿了本書坐在床邊的踏板上看了起來。

  可不一會兒功夫,吳娜娜隻覺得腹痛難忍,想要方便,無奈之下隻得睜眼,輕聲“喲”了一聲。

  “你怎麼了?”康宜文忙放下書,起身問道。

  “肚子痛,想要方便。”吳娜娜也顧不得看他長成什麼模樣,趕緊低聲說道,快忍不住了。

  康宜文立馬想起了郎中的話,明白過來,臉也微紅了下。

  “起來吧。”他口中淡淡的說著,手卻幫忙掀了被子,扶著吳娜娜起床,並替她披上大紅的棉襖。

  “我自己能行。”吳娜娜拒絕了康宜文扶她的手。

  康宜文收回手,提了一個燈籠,低聲叮囑著:“慢點兒。”

  他帶著吳娜娜去了院角的茅房。

  對地形不熟,吳娜娜深一腳淺一腳的行著,加上腹痛,她微佝僂著背部。

  天冷,吳娜娜打了一個哆嗦,將棉襖捂緊了些。

  這一夜如此折騰了好幾次,她腿都軟了,臉色也發白。

  “你……沒事吧?”康宜文看著吳娜娜這般模樣,有些不放心的問道。

  長方臉,端正的五官,高挺的鼻梁,膚色在燭光之下不太清楚,但不算黑,表情微微有些嚴肅,帶著些疏離。

  這是吳娜娜對康宜文的印象。

  “還好,舒服多了。”吳娜娜回答得有氣無力。

  不過,雖然腿軟,但身子卻舒服了不少,有種神清氣爽的感覺。

  康宜文點點頭,一臉的倦意,隱約有雞鳴聲傳過來,這一宿都沒睡,真的很困。想了想,和衣在床沿邊側躺了下來,很快就睡著了

  吳娜娜鬆口氣,也合上眼睡了。

  可很快房門就被拍得‘砰砰’響,並傳來了秦氏的聲音。

  推薦媚兒的新文:

  [bookid=2531214,bookname=《名門惡女》]

  簡介:娘死爹嫌無人愛,嫡母歹毒,姐妹似豺狼。

  安家四小姐就要低聲下氣?

  哼,笑話!本姑娘可不是什麼軟綿綿!

  人生本就是一場狗血劇,

  什麼身世另有隱情,什麼心腸歹毒如蛇蠍,都隻是一句“惡女托福”而已!

  警告:本姑娘乃惡女一枚,欺我者,死!!;

 

第2章 秦氏想立規矩


更新時間:2012-08-31 08:17:03 字數:2143

  PS【新書粉嫩嫩,拜求親們一切給力支持呀。新文暫時還瘦,懇請親們先加入書架等養肥,謝謝!!!】

  ***********

  “沈曉嫻,沈曉嫻,開門啦!”秦氏在門外扯了嗓子喊道。

  剛睡熟的康宜文閉著眼蹙了下眉,聽著一聲高過一聲的叫聲,他隻得睜眼起床。

  臨下床時,下意識看了看貼在床裏邊的吳娜娜,隻見她緊閉雙眸,臉色慘白。

  他打開房門,寒風呼得一聲吹了進來,他打了個冷噤。

  秦氏一張臉拉得老長老長,籠著袖子立在門口,見到是康宜文來開門,臉拉得更長了。

  “宜文,怎麼是你開門,那個沈曉嫻呢?這雞都叫了三遍,天大亮了,她怎麼還沒起床呢。以前娘還以為外麵那些話是假的,現在瞧來,還真是個懶胚子呐。宜文,快將她喊起來,讓她洗衣服去。”秦氏將頭向屋裏探了探,見吳娜娜並未起床,火從心起,好一頓數落。

  康宜文擰了擰眉說道:“娘,她身子有病,昨夜一直不舒服,這才剛睡下,哪裏還有力氣去洗衣服。”

  他雖然對這樁婚事也不滿,但並不代表他認同秦氏的所為,委婉的勸著。

  他一這勸,不但沒能讓秦氏覺得理虧,反而火冒三丈高,怒道:“我說宜文呐,娘辛辛苦苦一把屎一把尿將你拉扯大,你這剛娶了媳婦就忘了娘啦。”

  “娘,您說哪裏去了,我沒有。”康宜文眼睛半睜著,實在是好困。

  “還說沒有,不就是讓她去洗衣裳嘛,這才過門幾個時辰,你這就護著啦,那日後娘還不能讓她去幹活啦。”秦氏不依不饒道。

  “娘,這不是護著,身子不好,就得歇著。”康宜文認真的說道。

  “怎麼?她歇著,那這些活兒誰做,娘的身子好,娘去做,是不是啊。”秦氏聲音更尖利了起來。

  康宜文的大哥康宜富和大嫂林氏住在他房間的隔壁,這邊的動靜林氏在屋子裏聽得清清楚楚,她的嘴角一直向上翹著。

  林氏在被子裏用胳膊搗了搗康宜富,興災樂禍道:“噯,宜富,你聽,娘還真是不喜歡這三弟妹呢。不過呢,這也不能怪娘,哪有新娘子在成親洞房時得急病,還差點死掉,可真是晦氣。”

  康宜富閉著眼睛道:“這種話可別亂說,在家說說就算了,要是被三弟聽到,他準不高興。”

  “這三弟還怪護著他媳婦的,一個好吃懶做的貨還當寶似的,哼。”林氏撇撇嘴。

  “嘁,你要是睡不著,就趕緊起床幫娘幹活去,少在那裏想這些閑心思。”康宜富不滿的責著林氏,然後翻了身,將背對著林氏,繼續睡覺。

  林氏忙閉上眼睛,天這樣冷,她才不會起這樣早。

  身體上舒服了些,吳娜娜本來睡得很熟,但秦氏這尖嗓子那樣大聲喊,她還是醒了過來,秦氏的話更是句句入耳。

  吳娜娜,這就是將要麵對的生活,振作起來吧!從現在開始,你就是沈曉嫻,不是吳娜娜,過去的一切不要再重演,這一世誰都不能欺你,不能負你!

  這婆婆可真是個不講理兒的,不說這是昨天剛進門的新媳婦,就算是早成了親的媳婦,身子病了,你不來問候關心一句就罷了,卻還要逼著她起床去幹活。

  可真是太欺負人了,吳娜娜,不,沈曉嫻在心裏冷哼一聲,她不知婆婆秦氏為何要如此針對自己,但自己卻不是個軟柿子,可以任由她搓圓捏扁的。

  沈曉嫻睜開眼睛從床上坐了起來,穿上襖子,然後掀了被子坐在床沿邊。

  “我起來了。”她虛弱無力的喊了一句。

  康宜文和秦氏立馬向床邊看過來,沈曉嫻那慘白的臉色讓康宜文輕蹙了下眉毛,嘴唇微動了下,但當著秦氏的麵,隻得暫時忍了。

  秦氏扯了扯嘴角,眼睛裏閃過得色,頭昂了昂。

  “你瞧瞧這都什麼時辰了,現在才起,我們康家可不比你們沈家那小家小戶的無規矩。你剛進我們康家的門,我們康家的規矩不懂,我也不怪你。今兒我就好好的給你說說,你可得給我認真聽好啦,日後若有差錯,你自己看著辦,哼。”秦氏籠著手在桌旁坐下,頭昂得高高的,嘴皮拔動著。

  “是。”沈曉嫻有些不穩的坐在床沿上,溫馴的點點頭。

  看著秦氏,原主對康家的記憶一點點兒在恢複。

  她心裏鄙視的笑了,沈家小家小戶,難道康家還是高門大戶不成?真是可笑,在原主的記憶裏,這康家住的地方叫銀橋鎮,以前倒是一個繁華的集鎮,現在隻是一條老街而已。雖也有幾家鋪子,但生意都冷清得很。

  康家有薄田四十畝,旱地二十一畝,未雇傭長工和短工,田地裏的活都自家人親自去做。同時在這老街上,將自家臨街的屋子改成了一間木器鋪,康慶昌帶著大兒子康宜富和四兒子康宜武專門替人打製木器。

  這樣的條件就是高門大戶嗎?家裏人口倒是不少,康宜文兄弟五個,他排行老三,和老四康宜武是雙胞胎,還有一個姐姐和一個妹妹。大哥、二哥和大姐圴已成親生子,康宜武正在托人說媒,老五康宜財今年十四歲,正在讀私塾,小妹康宜英,今年十二歲。

  “沈曉嫻,你在發什麼呆,有沒有聽我說話,站起來聽我說。”秦氏見沈曉嫻眼睛並未看著她,頓時生氣的拍了桌子吼道。

  “呃,我正在認真聽著呢。”沈曉嫻有些無力的應著。

  同時,她應秦氏的要求,扶著床柱有些吃力的站起來,下了踏板,垂眸立在了秦氏的麵前。

  沈曉嫻順從了秦氏,讓秦氏一時也找不出其他發火的理由,隻得裝模作樣說道:“做我們康家的媳婦,每年每季得給公婆做一雙鞋,未成家的小叔小姑子一年鞋兩雙。平日裏得卯時初起床,然後挑水洗衣做飯,喂雞喂豬,打掃庭院,早飯後……”

  尼瑪,這到底是你家媳婦,還是你家傭人呢?

  沈曉嫻心裏暗暗腹誹,身體搖晃得更厲害了一些。

  康宜文看著搖擺的沈曉嫻,有心上前扶一把,卻又不好意思,隻得作罷。

  “哎喲。”沈曉嫻突然輕呼一聲,緊接著就‘咚’的重物落地聲音。

  [bookid=2195608,bookname=《異能田園生活》]

  起點中文網 www.qidian.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!;

 

第三章 心生疑惑


更新時間:2012-09-01 10:02:42 字數:2027

  沈曉嫻暈倒在了地上。

  康宜文大驚,忙跑了過去,她那白得毫無血色的臉,在不是很明亮的屋子裏泛著冷光。

  秦氏也驚了下,將話咽了下去,起身站起來走了過去,也有些害怕的問道:“宜文,她怎麼了?”

  “不知道,可能是身子太虛,受不住長時間站立吧,娘,我去喊郎中。”康宜文趕緊將沈曉嫻抱上了床去,然後小跑著出了門。

  林氏正起了床過來準備看熱鬧,看到奔跑而出的康宜文,疑惑的皺皺眉。

  “娘,三弟大清早的那樣急做什麼?”林氏用手理了理後腦勺的碎發,懶懶的問道,並掩嘴打了個哈欠。

  要不是為了看熱鬧,她才不會起這樣早呢。

  “這不爭氣的東西又暈過去了,哎。”秦氏看著床上緊閉雙眸的沈曉嫻,氣咻咻的罵著。

  林氏遠遠的探頭看了一眼沈曉嫻,身子向秦氏身後縮了縮,對她低語道:“娘,您說這三弟妹身子骨兒為何這樣差呢,莫不是真有什麼惡疾吧?”

  昨夜郎中的話還在耳邊,秦氏看了一眼林氏,搖搖頭:“聽宜文說,昨夜她鬧了一宿的肚子,可能是腿軟了吧。”

  秦氏不喜歡沈曉嫻,可也怕她真死在康家,昨夜冷靜下來後,認真想想,不由驚出了一身冷汗來。

  若沈曉嫻剛進門就暴病而亡,那不但是極其晦氣的事情,傳出去,別人還不知怎樣看康家,日後康宜文想要再娶也不是很容易。她是要逼著沈曉嫻犯七出之條,這樣就可以名正言順的休了她。

  很快康宜文喊來了昨夜的吳郎中,郎中一來,家裏其他人都被驚醒了過來,全都穿著衣服來到康宜文的房間。

  康慶昌狠狠剜了眼秦氏,真是個不消停的老娘們。

  郎中替沈曉嫻把了脈,問了情況,然後說道:“新娘子因元氣大傷未恢複,身體太虛,需要好好休息,早晨寒氣本就重,對她的身子恢複不利,不該這樣早起的。”

  “你就折騰吧。”康慶昌看著秦氏,實在是忍無可忍的怒道。

  全家人都知道了秦氏,大清早的來逼身體有病的沈曉嫻去洗衣服,然後沈曉嫻體力不支而暈了過去。

  原本興災樂禍的林氏,忽然也覺得秦氏過份了點兒,她畢竟也是秦氏的媳婦,要是有一天,秦氏也討厭自己,她也會如此待自己吧。

  吳郎中暗暗搖頭,這婆婆可真惡,有些同情沈曉嫻。

  康宜文的臉一直沉著,這種憋氣的感覺真不好受,可秦氏是他娘,縱有千錯萬錯,也無法去指責。

  郎中又開了些藥,然後背著藥箱走了。

  “娘,她的身體不好,最近可能都無法幹活,家裏的活兒要勞娘和大嫂多費心了。”康宜文送秦氏他們出門的時候說道。

  康慶昌立馬道:“宜文,你放心吧,讓曉嫻好好養身子,其他的事不用你們操心。”

  秦氏還能說什麼,隻得應了一聲,然後繃著臉去了廚房,然後廚房裏的鍋碗瓢盆可就受了罪。

  林氏也拉著一張苦瓜臉進了廚房,去幫秦氏做飯,今日家裏還有些至親的客人來吃飯。

  沈曉嫻悄悄睜開眼睛,冰涼的心裏因康宜文和康慶昌的幾句話,而微熱了一些。

  剛剛她是故意暈過去的,並非是她懶惰不想幹活,而實在是身體不舒服加上這件事的不合理,她自然不會服從。

  康宜文經這樣一鬧,瞌睡也沒了,將藥喂了沈曉嫻後,繼續坐在一旁看書,看起來很是刻苦。

  沈曉嫻不管其他,踏踏實實的睡了,真的好累,這一覺睡到傍晚掌燈時分。

  因為康家人未漏口風,沈家人並不知道沈曉嫻生病一事,因此沈家未有人前來探病和問責。

  也不知道是休息得足了,還是藥起了效果,她的臉色好了不少,不像早晨時那般的慘白,隻是肚子有些餓。

  康宜文看著她的臉色,算是放了心下來。

  “好些了沒有?”康宜文淡淡的問道。

  他對沈曉嫻一直沒有稱呼,不知道是害羞還是其他的原因。

  “好些了,謝謝!”沈曉嫻同樣淡淡的應了,也沒有稱呼,喊相公或者其他親昵的稱呼,她實在是喊不出口。

  倆人都很客氣,說完這句話後就無話了,空氣頓時尷尬了起來。

  “我去給你弄些吃的吧。”康宜文丟下這一句話,然後匆匆出了房門。

  他此時心中的疑惑多過對婚事的不滿,他疑惑沈曉嫻對他的態度。

  這門親事他本就不滿,更不想這樣早成親,他想著等科考過後再成親的。但沈家卻讓媒婆來催著成親,說是沈曉嫻擔心他將來高中之後會拋棄她。

  成親之前,康宜文見過一次沈曉嫻,當時她對他非常熱情。

  他不明白,沈曉嫻怎麼在成親之後,反而對他冷淡了,難道是因為生病的原因?

  康宜文摸了摸眉毛,臉色更冷了些,不再去想這些,進了廚房。

  “娘,她餓了,我來弄些吃的。”康宜文對正在熱菜的秦氏說道。

  秦氏鍋鏟子一放,十分的不滿道:“宜文噯,隻有老婆伺候丈夫的,哪有丈夫伺候老婆的,她餓了,難道不會走路嗎?今兒她睡了一整天,娘都沒啥,要吃,讓她自己來。”

  “娘,郎中讓她好好休息,不能見風的。”康宜文淡淡應道。

  他掃了眼鍋灶上的剩菜,然後盛了粥,夾了點兒菜,出了廚房,氣得秦氏直跺腳,罵他沒出息。

  沈曉嫻先前看著康宜文的背影撇了下嘴,本來還想叮囑一聲,讓他弄些清淡的東西來吃,現在想想油葷的東西有些不舒服。

  還好,當康宜文將碗遞給她時,沒有令她倒胃口,清淡的白粥和自家醃製的白菜蘿卜,很合她的胃口。

  沈曉嫻接過碗,依然道了謝,很快就將粥喝了幹淨,意猶未盡的舔舔嘴。一天一夜未吃東西,可真餓啊。

  康宜文看她吃飯的速度愣了愣,但還是問道:“還吃不吃?”

  沈曉嫻也不做作,大方的點點頭,康宜文端了碗去廚房,氣得秦氏拿著鍋鏟向門外衝去。

  起點中文網 www.qidian.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!;

 

第4章 讓三哥休了她


更新時間:2012-09-02 08:01:21 字數:2132

  康慶昌正好進廚房打水洗手,見到秦氏手拿鍋鏟,一臉怒氣向外麵走去。

  他擋住了她:“老婆子,你不做飯,這是去做什麼?”

  秦氏眼一瞪,嘴一張就說道:“老頭子噯,你家兒子頭上都被人做窩了,你也不管管。”

  康慶昌看到正在廚房裏盛粥的康宜文,大概猜出了什麼,當下臉一沉:“隻要宜文樂意,你管那樣寬做什麼?真是沒事找事,趕緊做飯去,我餓了。”

  秦氏怒極,自己好心好意為了兒子著想,卻被康慶昌反過來訓了一頓,當下她將鍋鏟子向鍋灶上一扔,邊解圍裙邊說道:“好好,老婆子我是沒事找事,你那媳婦既然千般萬般好,那讓她來做飯給你們吃去。今兒這飯,老婆子我不做了。”

  說完話,她用一種恨鐵不成鋼的眼神瞪了眼康宜文說道:“宜文,你呀,日後也不用讀書了,天天伺候你那媳婦去吧。”

  然後氣乎乎的回房去了。

  康宜文端著粥看向康慶昌,康慶昌搖搖頭,然後關心的問道:“宜文,曉嫻好些了沒有?”

  “嗯,應該好些吧,剛吃了碗粥,還想再吃些。”康宜文點頭說道。

  康慶昌放心的點點頭:“那趕緊去吧,曉嫻生病身子弱,得多吃些才能早日將身體養好,快去吧。”

  康宜文點點頭,端著粥出了廚房。

  康慶昌對灶下的林氏說道:“大媳婦,你將這菜熱熱。”

  林氏一直做在灶前燒火沒有作聲,聽了康慶昌的話,起身走到灶前。她心中對沈曉嫻自然也是不滿的,不過,她也看出來康慶昌是護著沈曉嫻的,她自不會當著他的麵數落沈曉嫻的不好。

  沈曉嫻的父親沈伯林和康慶昌是舊識,當年倆人曾拜同一個師傅學木匠手藝,然後又一起走村串戶替人打家具,關係密切。為了親上加親,倆人就指了當時尚在母親腹中的沈曉嫻,若是女孩,嫁康宜文為妻,若是男孩,結為異姓兄弟。

  因了沈伯林的關係,康慶昌自然對沈曉嫻比較看重,像待自己的孩子一樣。特別是沈伯林去世後,康慶昌更覺沈曉嫻少了依靠,對她多了份憐惜。

  “爹。”康宜英籠著袖子,撅著嘴進了廚房,看著洗好手出門的康慶昌打了聲招呼,然後就衝著林氏叫道:“大嫂,飯怎麼還沒好呢,我都餓死啦。”

  “宜英,來得正好,去灶下幫你嫂子燒火去。”康慶昌吩咐道,然後背著手去堂屋了。

  康宜英撇撇嘴,轉身就想走,林氏卻笑著喚住了她:“宜英,爹讓你去燒火呢。”

  “哼,煩死人。”康宜英從鼻子裏哼了一聲,然後不情願的去了灶下,將火鉗在地上打得咣鐺響。

  這康宜英在家裏年歲最小,又是現如今家中唯一的女孩子,秦氏很是慣她,慣得一點兒德性都沒。好吃懶做一樣不缺,屬於油瓶倒了都不會去扶的主兒,幾位哥哥和林氏因為秦氏的關係,都讓著康宜英,隻有康慶昌才能喚動她幹活。

  林氏笑著說道:“宜英,莫怪嫂子呀,這一大家子人吃飯,嫂子一人可忙活不過來。不過,要不是你三嫂惹怒了娘,娘也不會生氣不做飯。娘要是在做飯,嫂子也不會讓宜英你來灶下燒火呀。”

  “大嫂,這三嫂可真讓人討厭,趕明兒讓三哥休了她。”康宜英將灶膛裏塞滿了稻草,恨恨道,肉嘟嘟的臉上現出生氣的表情。

  她先前也聽見了秦氏和康慶昌倆人在吵架,知道是因為沈曉嫻。

  “嗬嗬。”林氏不置可否的笑了。

  康宜富和康宜武也進廚房來洗手,見到康宜英在燒火,都倍感驚訝的說道:“喲,今兒怎麼是宜英在燒火,娘呢?”

  林氏笑著沒說話,康宜英小眼睛向上一翻說道:“哼,還不是那要死的三嫂,她惹得娘和爹又吵了起來,娘氣得不做飯啦。”

  “怎麼回事?”康宜富問道,他和康宜武一直在前麵的鋪子裏,不知道康慶昌和秦氏吵架一事。

  林氏當下微笑著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下,康宜富沒有作聲,不好評價。

  康宜武則繃著臉說道:“大哥,這三嫂也真是的,才進家門就惹出了這些事,這往後家裏的日子還怎麼過呢?”

  “好了,別說了,準備吃飯吧。”康宜富拍拍他的肩膀,依然沒有說什麼。

  但他心裏卻在想著,這事不能怪沈曉嫻,她根本沒做什麼,都是娘一手惹出來的。但秦氏是他娘,他怎麼會說秦氏半個不字,且沈曉嫻隻是他的弟媳婦,他更不會去幫她辨什麼。

  康宜英恨恨的將火鉗在地上狠狠的打了下說道:“大哥,四哥,你們倆去和三哥說,讓三哥休了那女人,然後娶春香姐回來。”

  康宜富忙道:“宜英,這種話可千萬不能亂說,要是傳進你三嫂的耳中,那可不好。”

  “哼,這有什麼,這種女人又懶又壞,三哥娶她做什麼,還是休了好。”康宜英不屑一顧的說道,口無遮擋,說出來的話根本不像一個十二歲的孩子該說的。

  她在說別人懶時,好像忘記了那最懶的人應該是她自己吧。

  康宜文正好進來,康宜英的話他聽得真切,當下臉一沉道:“宜英,這種話是你做小姑子該說的嗎?”

  林氏暗吐一口氣,幸好自己一直隻是聽著未說話,不然可要被老三記恨了。

  康宜富和康宜武倆人則趕緊低頭洗手,裝作什麼話都未說過。

  “三哥,我說的是實話。”康宜英不服氣的辯道,眼睛裏已經有了淚水,生氣的將塞在灶膛裏的火鉗向外一拉。

  灶膛裏的稻草太多,有些正好卡在了火鉗上,這一拉,已經燃著的稻草跟著火鉗一起出了灶膛,落在了地上。

  灶下的稻草被康宜英給弄得很零亂,幹燥的稻草一觸到火,立馬‘畢剝畢剝’的燒了起來。

  康宜英嚇得從小凳子上跳起來,嘴裏哇哇直叫著,卻不知跑走。

  *************

  ps【親們若覺得文還能入得了法眼,請加入書架收藏支持一下,這對新文很重要。

  新文剛開始,急需親們的支持,媚兒拜謝啦。暫時一更,等老書完結後,會多多更新的!當然,親們對本文若有什麼看法和建議,非常歡迎在書評區留言,媚兒鞠躬拜謝所有看文的親!!】

  起點中文網 www.qidian.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!;

 

第5章 意外的驚喜


更新時間:2012-09-03 09:05:00 字數:2123

  ps【這周媚兒想衝新書榜,請親們惠賜收藏、推薦票啊!!!若有長評那更是求之不得呀,媚兒兩眼淚汪汪的瞅著親們呐,謝謝!!】

  *************

 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,讓康宜文兄弟三人也愣住了。

  還是康宜文率先反應過來,端起木製盆架上的銅盆,將裏麵的水向地上的火澆去。

  幸好火勢不大,一臉盆水下去,火被澆滅了大半,然後康宜富、林氏和康宜武三人也從水缸裏打了水澆在稻草上。

  林氏一邊澆一邊大聲嚷嚷著:“哎喲,不得了啦,著火了。”

  她的聲音又尖又脆,很快堂屋裏的康慶昌和躺在床上的秦氏都聽見了。

  秦氏躺不住了,趕緊掀了被子趿著鞋衝出了屋子,康慶昌則先她一步跑進了廚房。

  沈曉嫻的房間在院子西邊最後麵一間,廚房是在院子東邊搭得偏屋,離她的房間遠一些,加上房門是關上的,並未聽見林氏的喊叫聲。

  “咋啦咋啦?這好好的怎麼就著火了呢?”秦氏一邊跑一邊說著。

  當康慶昌和秦氏倆人進了廚房時,火已經滅了,灶前狼籍一片,水混合著青灰色的灰燼堆在一起,並向地勢矮些的地方流去,淌出了一條黑色的長印。

  康宜英則哭得臉上鼻涕口水一起流,棉褲上也沾了水和灰,本就梳理得不清爽的頭發更零亂了,看起來很是狼狽。

  “娘。”康宜英看見秦氏,立馬上前撲進了她的懷裏,嚎啕大哭了起來。

  “英子乖啊,別怕,有娘在呐。”秦氏聽了康宜英的哭聲,就像剜了她的肉一樣痛,趕緊輕輕的拍著她的後背安慰著。

  康慶昌看著在場的兒子媳婦,沉著臉問道: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  這也是秦氏想知道的,側耳注意聽著,一張長臉涼冰冰的。

  康宜富將當時的情景說了一下,康慶昌的臉更黑了,看著還在哭哭啼啼的康宜英訓斥道:“哭啥哭,自己惹出來的禍事,還有臉哭,晚上不許吃飯。”

  康宜英沒有得到安慰,反而挨了訓,哭得更凶了,秦氏也不幹了,當下眉一挑道:“老頭子,你這說得是啥話,英子又不是有意,憑啥不許吃飯。說到底,這事都怨那沈曉嫻,這女人果然不是個好東西,你們瞧瞧,自從她進了咱們家的門,這才幾個時辰呐,家裏就鬧出了這些事來。我說得沒錯吧,果然是個喪門星。英子這話說得沒錯,宜文呐,明兒你就將她休了,讓她回沈家去,咱們家這廟門小,供不起這尊大佛。她要是再待下去,日後還保不準家裏會出什麼事。”

  “你這說的是啥胡話,人家曉嫻做了什麼出格的事,你就要休她,哪有這種道理?說話要憑良心,你自己想想,今晚這火要不是你,能起嗎?”康慶昌拍著鍋灶大聲吼道。

  然後又看向臉色同樣不好看的康宜文,食指用力的指著說道:“宜文,你要是敢聽你娘的話去做那些渾事,看老子不打斷你的狗腿。”

  康宜文沒有說話,緊緊抿著薄唇出了廚房,不去管裏麵的吵鬧。微涼的眸子看向自己房間那邊,驚訝的直到沈曉嫻單薄的背影正向房間走去,步伐有些不穩。

  他眉擰了起來,輕歎一口氣,一陣寒風呼呼吹過,將領子攏了攏,然後徑直去了房間隔壁的書房。

  說是書房,其實是靠牆搭的一個小偏屋,裏麵很是簡陋,一張桌子一張凳子一個靠牆而立的收架上,桌上放著的筆墨紙硯和書架上擺放整齊的書,讓人一看就知道這兒是書房。

  沈曉嫻回屋關好房門,一人在桌旁的凳上坐下,麵涼如水。

  她先前沒有聽到林氏的喊叫聲,但後來秦氏叫喚的聲音卻聽見了,可能是對她的聲音比較敏感吧。

  隱約聽到有著火二字,她也不免有些擔心起來,眼下這裏畢竟是她的家。正好喝了兩碗粥,身子也舒服了不少,當下就穿了襖子出門去瞧。

  剛到廚房外麵,就聽到了秦氏讓康宜文休妻的話,沈曉嫻心裏‘咯噔’一下,同時有種淒涼的感覺湧上心頭,轉身回了房,並不知道康宜文看見了她。

  往事不禁浮上心頭,想起在現代時的事情來。

  她和老公算得上是青梅竹馬,從小一起長大,一起讀小學、中學,直到大學畢業,畢業後倆人立即結了婚。因為倆家人都是農村人,他們的日子過得很清苦,也一直不敢要孩子,怕養不起。

  他們倆人一邊工作一邊忙著考研,可是因為條件的不許可,沈曉嫻將自己的錄取通知書藏了起來,讓老公去讀研,她自己則辛苦賺錢供老公讀書,同時還要養活在鄉下的公婆和小叔子。

  老公讀研又讀博,日子就這樣艱苦而又甜蜜的過著,好不容易老公快博士畢業了,沈曉嫻舒了一口氣,此時的她看起來比實際年齡最少大五歲,這是操勞過度的緣故。

  但她不在乎,想著隻要和老公倆人幸福,現在苦一些算什麼。

  就在這時,她得到了一個神奇的空間,興衝衝的特意跑去外地找老公,想將此事告訴他,並沒有提前打電話告訴他,是想給他一個意外的驚喜。

  結果很狗血,不是她給老公驚喜,而是老公給了她驚喜,一個大得讓她承受不了的驚喜,當場將老公和一個年輕嫵媚的女人捉奸在床。

  當時她腦子裏一片空白,等到她冷靜下來後,那個嫵媚女人竟然沒有走,而是摟著老公的胳膊親昵的說:“我們相愛了,他現在愛的是我,你走吧。”

  而平日裏口口聲聲說愛她的老公,任由嫵媚女人說著,什麼話都沒說,連句解釋道歉都沒有。

  沈曉嫻心痛得差點窒息,盛怒中的她握拳而起,將老公和那個女人狠狠揍了一頓,然後自己則心神恍惚的跑了出去,被一輛急馳的車子給撞飛了出去,然後……然後就穿來了此地。

  剛經歷了錐心之痛的她才來此地,就要麵臨被休的境地,讓她不得不罵老天不公。

  不過,就算沒有聽到秦氏的那番話,她也不準備留在這裏,如此不講理的婆婆,她才不要跟在後麵受氣。

  想起過往,沈曉嫻悲從心來,獨自抹著眼淚,但已拿定了主意,安心等著康宜文回房。

  起點中文網 www.qidian.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!;

 

第6章 和離吧


更新時間:2012-09-04 09:07:59 字數:2960

  ps【感謝筱筱同學的20張pk票支持,媚兒真的很感動,筱筱是媚兒寫第一本書時第一個打賞支持的讀者,此後一路相隨支持鼓勵,言語再多,也無法表達內心感激和感動之情,隻能老土的道一聲,謝謝!!!】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康宜文坐在書桌前認真的看著書,有時會停下來,用筆在白紙上寫著什麼。

  可看了一會兒,眼前的文字竟然變成了曉嫻瘦弱的背影。

  昨夜未休息好,太累了!

  康宜文如此安慰著自己,將書放了下來,閉上眸子小憩。

  可眼下快進入臘月了,正是嚴冬,北風從屋頂的瓦縫向房間裏灌著,書房裏無取暖的用具,冷得很。

  康宜文趴在桌上一會兒功夫,就隻覺得有冷風直向骨子裏滲,腳也凍得有些麻木,且腦子並沒有閑下來,依然在想著方才的事情。

  坐直了身子,緊皺眉頭沉思著,敲門聲響起。

  “誰?”康宜文沉聲問道。

  “三哥,吃飯了。”是他五弟康宜財的聲音。

  “咕嚕!”肚子適時叫喚了聲,康宜文這才想起來,自己還沒吃晚飯,當下應了,起身開門。“宜財,最近先生教了些什麼?”康宜文關心的問康宜財,並轉身關門,準備邁步向堂屋走去。

  眼睛下意識的向自己房間內瞟了瞟,房門緊閉著,看不清裏麵的情況。

  眸子眯了眯,心裏有點兒不安。

  康宜財正在鎮上的私塾讀書,隻是平日裏不夠用功,學業成績不好,經常會被先生懲戒。聽康宜文問他學業上的事,頓時頭大,正在想著如何應答時,瞧見康宜文有點走神。

  “三哥,咱們走吧,爹娘還在等咱們呢。”康宜財趕緊轉移話題。

  康宜文微頷首道:“宜財,你先去,告訴爹娘,你們先吃,我馬上過來。”說完話,邁步走向他的房間。

  康宜財怕他追問學習上的事,見此,趕緊溜了。

  就在曉嫻等得不耐煩,又冷又困時,房門被輕輕推開,康宜文走進來。

  曉嫻籠在袖子中的手緊緊捏在一起,輕輕跺了幾下腳來取暖,屋子裏連個火盆子都沒有,實在是有些冷。

  康宜文一抬眸,見曉嫻端坐在桌旁,臉色看起來很平靜,他微鬆了口氣。

  見她無事,他轉身欲走,曉嫻叫住了他:“等一下,我有話要和你說。”

  語氣雖平淡,甚至還有些無力,但卻有一種冷冽的氣勢隱隱散發著。

  康宜文轉身,踱到桌旁,冷聲問道:“何事?”

  曉嫻將手從袖籠裏抽了出來,抬手指指凳子:“坐下說吧。”

  康宜文依言坐下,然後沉著臉看向她,看她到底想做什麼,還有何花樣要耍。

  曉嫻暗暗握了下拳頭,給自己鼓鼓勁,然後認真說道:“既然你家人不喜歡我,那我們就和離吧。”

  和離!康宜文猛然坐正身子,脊柱有些僵硬。

  瞪著眼睛直直的看著曉嫻,他懷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問題了。

  如果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,那就是這個女人腦子出了問題。迫不急待想要嫁進門,現在卻說要和離,這不是腦子有問題那是什麼?

  康宜文其實是想著等秋闈之後再成親的,誰知曉嫻卻吵鬧著要現在嫁過來,說康宜文現在不想娶,是準備高中之後悔婚的。

  康慶昌一口答應,覺得應該讓曉嫻早日嫁過來,就可以好好照顧她,不負老友的囑托。

  康宜文被逼無奈,隻得允了,但也因此事,他更不喜曉嫻。她生病時照顧她,隻是覺得這是出於良心道義,並無其他。

  誰知道,最後的結果卻是這樣,讓康宜文有些接受不了。

  “我不同意。”康宜文開口說道,臉色更冷了。

  “為什麼?”這次輪到曉嫻不解了。

  從原主的記憶中,她得知康宜文並不十分滿意這樁婚姻。既然如此,那自己提出來和離,豈不正合了他的意,為毛不同意呢?

  “那你又是為何如此反複無常?”康宜文反問道,隱隱有了怒意。

  婚姻不是兒戲,豈容她任性胡鬧!他康宜文也是個頂天立地的男人,怎麼能被一個女人戲弄。

  曉嫻也知道成親是原主家先提出的,不免有些心虛,眸子微轉了轉,略沉吟了一下,還是直言吧。

  她重新坐直了身子,說道:“和你說實話吧,經昨天一病醒來,不知什麼原因,我忘記了很多事情,同時也想明白了很多事。婚姻應是兩情相悅,而非一廂情願,以前我不懂事,若有做錯的地方,還請你能諒解。正好你母親也不喜我,日後相處起來肯定很難,而你也會夾在中間而為難。也許她老人家看我不順眼,還會給你娶妾室,而這,卻是我最不能容忍的。那咱們就趁這一切未發生之時和離吧,省得日後煩心,對不住了。”

  一口氣將心中所想說出口,曉嫻輕吐一口氣,輕鬆了一些。

  康宜文直直的看著曉嫻,眸底滑過訝色,眼前的她和別人口中的她好像不一樣。樣子沉穩,說話有條有理,不溫不火卻入木三分。神色從容不迫,竟隱隱有大家閨秀的風範。

  不知為何,他心底竟然有了一絲絲喜悅,原來她不是那般不堪的。

  起碼眼下看來不是!

  “怎麼樣?”曉嫻追問道。

  “我不同意,婚姻大事,不容你說怎樣就怎樣。”康宜文起身站了起來,很堅決的說道。

  不等曉嫻再說理由,他已經推門而出,向堂屋走去。

  “喂,你等等……”曉嫻忙起身,可話還沒說完,康宜文已經替她將門關上了。

  聽著門被關上的聲音,曉嫻無力的坐在凳子上,原本以為自己提出的這個建議,會讓康宜文欣喜若狂的,誰知他竟然說不同意。

  這男的是不是腦袋被驢踢了,還是讀書變癡呆了,明明不喜歡自己,卻還要同自己成親,現在自己想離開他,讓他去尋找幸福,他卻不願意。

  嘁,這些古人腦子到底是怎麼長的,為什麼想法讓人想不明白呢。

  曉嫻在心裏狠狠的吐槽著,真的很生氣康宜文,隻要想想要麵對秦氏那樣的婆婆,她就頭大。

  歎了口氣後,起身關了房門,然後在床沿邊坐下,右手撫上左手上的銀鐲。

  這銀鐲是外婆臨死前送給她的,說是祖傳的寶貝,外婆最疼她,就將它送了曉嫻。

  曉嫻以為這隻是個具有特殊紀念意義的鐲子,天天戴在手上,無意中卻發現手鐲裏別有洞天。她估摸著康宜文暫時不會來房間,閉上眸子,手撫著鐲子,心念轉動著,瞬間進入了空間,身子暖和了起來。

  曉嫻鼻息之間盡是醉人的花香味,睜開眼睛,幾日未進來了,看看可有什麼變化。

  空間裏有田有地有塘,一條寬闊而幹淨的道路將田地分開,大約兩畝左右的水田在左邊。一畝多的旱地和一方水塘在右邊,旱地土質泛黑,一看就知地很肥,種什麼長什麼。

  沿著道路向前,穿過水田和旱地,前麵就是大花園,寬闊無邊的土地上盛開著各種各樣的奇花異草。花園特別特別大,曉嫻曾經走了好幾個小時,也沒走到邊。

  分明不是同一個季節盛開的花朵,都一起盛開了,如梅花明明盛開在寒冬,菊花開在金秋,但在這個大花園中,它們卻同時綻放,太讓人驚奇了。而這樣的情況並非個例,可以說四季盛開的花朵在這個大花園中皆有。

  花園裏蜜蜂、蝴蝶翩翩起舞,鼻息之間是醉人花香,眸中是如畫風景,讓人如癡如醉。

  曉嫻看著花園,開心的彎了彎唇角,沒想到外婆給了她這樣好的禮物,自己可真是莫大的福份。

  她發現空間的時間不是很久,旱地還是空著的,隻有那兩畝水田,她全部種上了蓮藕。種水稻太麻煩,蓮藕不但全身是寶,且它的花也特別美,是她最喜歡的花。

  水塘中的水兒清冽甘甜,波光粼粼,隻是少了魚兒嬉水。

  在水田的旁邊還有寬闊平坦的草地,上麵綠草茵茵,曉嫻想著,該好好利用這空間,做些什麼,不然太浪費了。

  這裏儼然像一個小村子,隻是少了居民而已,不對,有居民,就是曉嫻。這裏是她的王國,她這裏的王,這片土地是屬於她的。

  曉嫻的眼睛更彎了,猶如那新月。

  ****************

  康宜文進了堂屋,一家人已經在吃飯了,大哥康宜富三個孩子坐在一旁的小矮桌上吃飯,其他人都圍坐在一張四方桌旁。

  康宜英見到康宜文,恨恨的瞪了一眼,然後將臉撇去了一邊,腮幫子被菜塞得鼓囊囊的。

  “宜文,趕緊來吃飯,菜都要冷了。”康慶昌忙喊道。

  秦氏則歪了下頭看向康宜文的身後,皺眉問道:“宜文,曉嫻呢?”;

 

第7章 秦氏的心思(二更)


更新時間:2012-09-04 17:53:45 字數:2114

  康宜財可能是怕康宜文問學業的事,忙討好的跑去廚房替他盛飯。

  康宜文挨著康宜武坐下,平靜應著秦氏的問道:“娘,她在屋裏休息。”

  “休息?這都睡了一整天,還沒睡夠呐,果真是個懶坯子,怎麼就被我們家給遇上了。剛剛廚房著火,鬧出了那樣大的動靜來,我們一大家子忙前忙後,她可是連張臉都沒露呢。”秦氏扯著嘴角冷笑了一聲說道。

  誰說她沒露臉,隻是被你的話給氣走了而已,康宜文眉輕蹙了下想道,沒有說話。

  康慶昌不滿的說道:“老婆子,瞧你說得這話,曉嫻不是身子不舒服嘛,吳郎中都說要安心靜養了。再說了,曉嫻現在可是宜文的媳婦,她要是身子養不好,日後落下個什麼病根兒,到最後吃虧受累的可是你兒子宜文。你別現在嘴裏說得痛快,到時後悔可來不及啊。”

  秦氏無所謂的撇撇嘴:“老頭子,你那樣緊張做什麼,咱們家宜文,在這十裏八鄉的,不說是第一有學問的,也是數一數二,說得上名號的,想嫁他的姑娘多的是。這沈曉嫻要是真有什麼難治的病根,讓宜文休了她就是。”

  其實她還有一個心思沒說出口,她一直想將侄女秦葉紅許給康宜文,親上加親。秦葉紅是自家的侄女兒,好相處,好管教支配。

  “啪”,康慶昌將筷子向桌子上一拍,怒道:“想休曉嫻,等我死了吧,否則,你們就死了這條心。”

  說完話,他將碗一推,拿著煙袋出去了。

  秦氏瞪了康慶昌背影一眼,然後安慰康宜文道:“宜文,若那曉嫻的確是個好吃懶做的坯子,你就休了她,有娘給你撐腰,別怕你爹。”

  康宜文將才喝了半碗的粥放下,沉聲道:“娘,我這才成親,怎能說這不吉利的話。我吃飽了,你們慢吃。”

  妻子要與他和離,娘要他休妻!這些窩囊事為何都讓自己碰上了?

  康宜文很是煩燥的出了屋子。

  秦氏看著他的背影又是一頓罵:“宜文,你這小催壽的,娘好心好意為你好,你倒擺臉色給娘瞧,娘白疼你了。”

  林氏一邊吃飯一邊看他們幾人爭吵,並不插嘴,因為康慶昌和康宜文倆人在場,她不會做那種明顯得罪人的事情。

  此時這倆人都走了,她停了筷子,看著桌旁還未成親的康宜武和康宜財,抿嘴輕笑著,將嘴湊去了秦氏耳邊。

  “娘,您別生氣,三弟這不才成親嘛,新鮮勁兒還沒過去,過些日子就好了。”林氏低語著,說完話,還掩嘴笑了會兒。

  秦氏明白她話裏的意思,突然想起了什麼,忙起身跑了出去。

  林氏聲音小,在座的其他人沒聽見她所說的話,康宜富低頭認真吃飯不管事,康宜武和康宜財倆人相視了一眼。

  “大嫂,你和娘說了什麼,讓娘跑出去了。”康宜武好奇的問道。

  “沒什麼,小孩子不懂。”林氏擺擺手,臉上卻還是帶著笑意,手快的將碗裏最後一塊魚肉夾給了康宜富。

  “我和三哥可是一樣大啊,還小孩子呐。”康宜武撇撇嘴。

  想想也鬱悶,他和康宜文是雙胞胎,如今康宜文已成親,而自己卻連親事都未說成,哎。

  康宜文正準備進書房,秦氏在身後叫住了他:“宜文,來一下。”

  秦氏向他招招手,康宜文無奈歎口氣,隻好又折身走了回去。

  秦氏瞄了瞄曉嫻的房間,然後拉著康宜文去了自己屋子外麵。

  “娘,又怎麼了?若是休妻一事,您就別說了,我不會如此做的。”康宜文直接說道,猜到準沒好事。

  秦氏氣一窒,不解康宜文怎麼改變了主意,成親前不是挺別扭的嗎?難道這曉嫻是狐狸精轉世,一下子就將兒子迷住了?

  “好好,既然你不願意聽,娘暫且也不說。娘……”秦氏失望的擺擺手,語氣有點不耐,隻是話未說完,康慶昌的聲音就插了進來。

  “宜文也在這兒呐,正好問你件事兒,曉嫻的身子怎麼樣了?”康慶昌將煙袋在鞋底磕了磕說道。

  “這個……不好說,臉色和精神好像好了點兒,再休息幾天應該可以全好。”康宜文不知康慶昌話間的意思,斟酌了下說道。

  康慶昌點點頭,有些犯難道:“明兒是三朝,按理說,你和曉嫻得回門。隻是眼下曉嫻這身子不好,爹擔心她回去後被親家母瞧見後,會擔心,到時我們不好交待。且這身子不好,也不好出門去吹風啊。”

  “擔心?”秦氏從鼻子嗤笑一聲,拔動著嘴皮道:“老頭子,你將那沈家人想得太善良了些吧。依沈曉嫻大哥沈曉榮的性子,定會趁機來我們家占些小便宜,這是極有可能的。宜文,你們明兒不能回去,過些日子再回吧。”

  “可是,明日不回,沈家人也會起疑心啊,肯定會派人來瞧,那不一樣會知道此事嗎?”康慶昌說道,還真有些為難。

  “實在不行的話,讓宜文他們明日回去,到時讓沈曉嫻臉上多塗些胭脂和香粉,就不會發現臉色不好了。”秦氏出著主意。

  康宜文想了想道:“爹,娘,此事且擱下,等會兒我去問問她的意思,再做決定吧。”

  “那也成。”康慶昌點點頭,也隻能如此了。

  “嗯,爹,娘,我先回房了。”

  “去吧,有消息要馬上過來告訴我們,好做些準備。”康慶昌囑咐著。

  康宜文頷首,然後邁步就走,秦氏再次叫住了他:“宜文,娘的話還沒說完呢。”

  “你又想對宜文說什麼?是不是唯恐家中不亂啊?”康慶昌頓時警告道。

  秦氏瞪了他一眼:“回屋睡覺去,我和宜文說幾句體已話。”

  康慶昌不信,不肯走,康宜文不想耽誤時間,忙催道:“爹,您先回屋吧,我有分寸的。”

  有了他這句話,康慶昌算是踏實的去睡覺了。

  “娘,到底什麼事,快說吧,我還要看書呐。”康宜文忙催促著。

  秦氏手向他一伸,抿嘴道:“拿來。”

  “什麼東西?”康宜文狐疑的看向她。

  “傻小子,成親那日娘給的那方帕子,快拿給娘。”秦氏終於露了些笑意,佯罵道。

  ******************

  二更到,求求推薦票,謝謝!!

  起點中文網 www.qidian.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!;

 

第8章 晚上該怎麼辦?


更新時間:2012-09-05 08:58:07 字數:2070

  ps【媚兒淚求收藏\推薦票\長評\點擊等一切支持呀,鞠躬拜謝!!!】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帕子?

  康宜文瞬間明白了秦氏話裏的意思,臉紅了起來,神情更是有些扭捏。

  “我是你娘,有啥不好意思的,快給娘瞧瞧。”秦氏抿嘴笑著嗔道。

  不過,神色卻是鄭重的。

  康宜文摸著眉毛,臉上的肌肉抽了抽,然後從懷裏掏出一方雪白的帕子,遞向秦氏。

  秦氏接過帕子,展開一看,臉色立馬陰沉了下來,厲聲道:“這是怎麼回事?她沒有落紅?”

  康宜文尷尬的忙擺手解釋道:“咳,娘,她……她身子不舒服,我們……我們……沒……咳……”

  雖然麵對的是他親娘,可說這種事,還是無比的尷尬和羞澀的。

  他臉有些發燙,將臉撇去了一邊,未經男女之事的他,心底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在湧動,喉嚨滾了一下。

  他的話,秦氏相信,不禁鬆了口氣。不過,也有些失望,要是曉嫻真的沒有落紅,那該有多好,這可是絕好的休妻理由,誰都無理阻止,包換那倔老頭子。

  “你這傻小子。”秦氏又嗔了他一眼,然後將帕子重新遞還給他,並叮囑道,“這種事拖著可不吉利啊,趕緊的。噗,真是個傻小子。”

  秦氏想想,又忍不住笑了,雖然討厭曉嫻,但既然已經嫁了過來,自然得盡她做妻子的本份,不然,可就虧了宜文。

  “娘!”康宜文臉更紅了,嗔了一句,然後接過帕子,趕緊跑了。

  “嗬嗬。”秦氏看著康宜文有些慌亂的背影,展顏笑了。

  康宜文跑到房門口,看著緊閉的房門,捏了捏手中的帕子,臉上的熱度還未消退。抿著薄唇想了想,曉嫻的話猶在耳邊響起,心莫名沉了沉,將帕子重新放回了懷裏,然後向前走幾步進了書房。

  重新燃了油燈,他在桌前坐定,拿起書認真看了起來。

  可看了近一刻鍾,這書還未翻頁,書中的內容更是一個字未看進去,康宜文隻得將書放下,摸了摸修長的眉毛,從懷裏掏出雪帕瞧著。

  而在房間裏的曉嫻也坐立不安,想想眼下自己的處境,她就犯愁。

  她是新婚的新媳婦,按理說該和康宜文行周公之禮的,可是,此曉嫻非彼曉嫻啊,自己可是吳娜娜。不要說她剛經歷撕心裂肺的情傷,就算沒有此傷,讓她同一個陌生的男人行夫妻之禮,那是打死她,她也做不到的。

  可是,那康宜文是曉嫻的丈夫,他有資格要求自己這樣做。昨天,因為自己生病,他並沒有逾越來侵犯自己。

  但現在自己的身體明顯好了很多,晚上又喝了兩碗粥,又和他說了些話,難保他今晚不會對自己做什麼,這可怎麼辦呢?

  無論怎樣,都不能讓他侵犯了自己清白的身子,自己可不能稀裏糊塗的就這樣嫁一個不了解的男人。

  曉嫻雙手籠袖子裏,在房間裏來回走動著,眉毛都快擰在了一起,在想著對策。

  她聽到了門外有腳步聲,一顆心竟然緊張的快速跳了起來。

  吳娜娜,你怎麼這樣沒出息,淡定淡定!曉嫻拍了幾下自己的臉,然後強迫自己冷靜下來。

  房門果然被人推了下,但她早就在裏麵插上了門閂,因此並未推開,然後傳來了敲門聲。

  曉嫻清清嗓子,問道:“誰啊?”

  “我。”門外傳來康宜文略顯深沉的聲音。

  曉嫻雙眸緊閉,做了個想死的表情,然後拿定了主意,故作鎮定道:“等一下。”

  她走過去打開門,寒風向頸間一灌,她打了個冷噤,不過雙手還放在門上擋著,沒有讓他進屋,而是問道:“時辰不早了,你怎麼來了?”

  康宜文臉上的肌肉抽了抽,這是個近乎白癡的問題,就是因為時辰不早,他才要過來休息啊。想到休息,不禁想起了懷裏的雪帕。

  “咳,爹娘讓我和你商量件事兒。”康宜文想起回門一事。

  不過,他已經將曉嫻當作了自己家人,爹娘前麵都未加‘我’字。

  “什麼事兒?”曉嫻問道。

  康宜文將身上的長棉袍裹了裹,向裏麵示意道:“外麵冷,還是進屋說吧。”

  他口中說著話兒,人已作勢向裏麵走來,曉嫻隻得讓他進了屋,然後將門關上,不過,沒閂!

  “什麼事,說吧。”曉嫻在凳子上坐下,直截了當問道。

  康宜文也不繞圈子,問道:“明兒應是三朝回門,爹娘擔心你身子,問你是明兒回去,還是過幾日再回。”

  呃!曉嫻微愣了一下,想著該如何回答,若說身子好了,眼下是不是不合適?

  “明日回和過幾日回,可有什麼區別嗎?”她隻得如此問道,看情況再說吧。

  “三朝回門,一般人家沒特殊情況,都會在第三日回娘家。不過,你身體未好,還是過幾日再回吧。”康宜文斟酌著說道。

  不過,這就違背了康慶昌夫婦的初衷,但他麵對曉嫻時,實在是不好意思讓她非要明天回去。強人所難,非君子所為啊!

  原來這裏的風俗倒和現代一樣,新郎新娘也是要三朝回娘家啊,曉嫻在想著,她突然對娘家產生了興趣。在原主的記憶裏,對娘家可沒啥好印象哦!

  “我身體雖然沒好,但這娘家還是要趁早回的好,省得被人背後議論。明天吧,明天回。”曉嫻答道。

  康宜文有些意外這個結果的,原想著她會不會借著身體為由頭,明日不回娘家,然後讓娘家人來找婆家人的麻煩呢。

  這不怪他有這個想法,因為曉嫻的外的名聲,除了好吃懶做,還有‘不明事理,愛占小便宜’。

  “嗯,這樣也好,有牛車,辛苦你了。”康宜文頷首客氣的說道。

  “行,一切聽從你的安排吧。”曉嫻應得也很爽快,不講究這些。

  眼下對這兒不熟悉,還是出門多瞧瞧,同時也應該多結識些朋友,好為日後做打算。

  “好。”康宜文又應了一聲。但坐著未動。

  “啊……時辰不早了,我累了,要休息了,你請回吧。”曉嫻打了個哈欠,趕緊趕人。

  起點中文網 www.qidian.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!;

 

第9章 窩囊的新郎


更新時間:2012-09-06 10:01:49 字數:3329

  ps【咳,每天一求,求求更健康,收藏、推薦票、點擊在哪裏,在哪裏,媚兒再一次淚求,拜謝親們的支持!!!】

  ***********

  康宜文愣住了。

  很快心裏生出了不滿,這女子到底在說什麼?是真傻還是假癡,自己是她丈夫,還是新婚的丈夫,晚上竟然將他向外趕,哪有這樣的道理。

  不光如此,他還有種被嫌棄的挫敗感,不然,曉嫻也不會趕他走。

  眸子裏有著怒意,但總算是忍著沒有發作,片刻後才悠然說道:“這是我的房間,你讓我回去哪裏?”

  “……”曉嫻沉默了,這是一句大實話。

  讓他去弟弟的房間睡,不合適,要是被他爹娘知道,會被罵死,也不合情理。

  “對不起,一時忘記了。要不這樣吧,反正這張床也夠大,又有兩床被子,咱們倆人,一人一床,就將就將就吧。”曉嫻幹笑了一聲,然後淡定的說道。

 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,一人睡一床被子,各不相幹。

  她早就試了下這副身體,雖然不如在現代時靈活,但對付這文弱的書生絕對綽綽有餘啦。要是康宜文膽敢有不軌行為,定叫他一輩子不舉。

  康宜文又是驚訝的看向曉嫻,在想著,這女子怎麼會如此大膽,竟然好意思主動說上床睡覺的事,雖然說得並非那事,但一般的女子也是難以啟齒的。

  越看越覺得曉嫻陌生起來。

  此時此刻,他雖然非常想做點什麼,但他有自己的驕傲,既然曉嫻如此直白的拒絕了他,他現在自不會死皮賴臉的乞求什麼,更不會用強,那也是非君子所為的。

  曉嫻說完話,也不管康宜文,自己先脫了外麵的棉襖棉褲上了床,裏麵的衣服卻也不敢脫。然後將倆個繡著鴛鴦戲水的枕頭,在床頭和床尾各放了一個,她主動睡去了床尾,用被子將自己緊緊的包裹起來。

  遠遠看去,像個粽子似的。

  康宜文臉上的肌肉抽了抽,牙齒緊緊咬了咬,本想摔門而出,但他深知秦氏的脾氣,到時不鬧個天翻地覆不罷休。

  這樣的情景他不願意見到。

  隻是暗暗捏了捏懷中的雪帕,搖搖頭,然後也脫衣上了床,自覺睡在了和曉嫻相反的床頭,兩人背對而臥。

  曉嫻向牆邊貼去,盡量離康宜文遠一些,全身繃緊,眼睛暫時不敢閉上。雖已做好了萬全的準備,卻不敢掉以輕心,睡覺事小,失節事大。

  康宜文麵向著外麵,明明很困,卻無法安然的閉上眼睛,心裏很是煩燥。

  覺得這個睡姿不舒服,翻身換了姿勢。

  “喂,你想幹什麼?”曉嫻聽見康宜文翻身的聲音,感覺床動了一下,趕緊緊張的出聲責問道。

  嘴裏說著話,腳已經本能的用力踢了出去。

  “哎唷,你……睡覺難道翻身都不成嗎?”康宜文忍不住叫喚了一聲,有些哭笑不得的怒道,怎麼會遇到這種女人,將自己當成什麼人了。

  她這一腳正好踢在他的背上,幸好隔著被子,不然會痛死他。正好被床頭的雕花床柱擋了一下,否則,掉地上去了。

  “嘁,睡覺都不老實。”曉嫻咕噥了一句。

  但她自己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自己是太緊張了。

  康宜文正色說道:“你放心吧,我不會強人所難。你安心睡吧,明天還要早起。”

  話說完,臉紅了紅,但眸子裏卻有些傷感,他恐怕是最窩囊的新郎吧。

  曉嫻繃緊的弦也鬆了下來,原本快要凝固的空氣又開始流動了。

  “對不起,有沒有踢痛。”曉嫻坐起來,有些歉意的問道。

  康宜文在被子裏摸了摸有些發痛的後背,悶哼一聲:“沒事。”這女人的力氣可真不小啊!

  “咳,這次我且相信你,不過,你要做不到的話,休怪我無情,下次你就沒這樣好運氣了。”曉嫻說道。

  不過,還不忘警告道,因為,男人的話,並不是百分百可信的。

  成親了,不但連妻子的手都被碰到,還差點被踹傷,現在又被警告,哎!真窩囊!康宜文鬱悶的眼角抽了幾下,沒有說話,而是重新側躺麵向了外麵,然後合上眼睛,沉沉睡去了。

  曉嫻聽到他輕微的鼾聲,自己也困得不行了,躺下重新裹好被子,合上眼睛,頭歪了過去。

  第二天,當曉嫻醒來時,透過窗戶,發現天已經蒙蒙亮了。

  她先是在被子裏檢查了下自己的衣服,發現完好無損,鬆了口氣,然後起身。不知是起得太快,還是身體太虛弱,頭一暈,眼前黒了黒,閉上眼睛定了好會神,腦子才清醒過來。

  睜開眼,發現康宜文早就起了,被子疊得整整齊齊放在床頭。

  呼!緊繃的弦終於鬆了下來。

  曉嫻輕吐一口氣,閉了閉眸子,從今天開始,就真正要融入這裏的生活了。

  吳娜娜,加油!不對,曉嫻,加油哦,你是最好的。忘記過去那些不快,珍惜這好不容易得到的新生機會,好好過日子,不能再像上一世那樣窩囊和委屈。

  至於眼下這個便宜丈夫康宜文嘛,看起來好像不算壞,但對他不了解。在不知道他的真麵目是什麼樣子之前,她是不會和他發生任何關係的。他要是能忍受就忍,受不了就和離,反正自己有空間,不會餓死的。拳腳上的功夫基本可以保證不會輕易被人欺負,怕什麼,沒男人姐照樣活得恣意瀟灑。

  “咳,起來了,那洗把臉,咱們一起去給爹娘敬杯茶吧。”曉嫻坐在被窩裏發呆時,房門被推開,康宜文的聲音響了起來。

  曉嫻趕緊將被子向身上拉了拉,然後抬頭掃了他一眼,好奇的問道:“為何要敬茶?”

  康宜文奇怪的看了她一眼,然後解釋道:“這茶本應是昨天去敬的,隻是你身子不好。”

  “哦。”曉嫻點點頭。

  她頓時想起曾在電視上看到的情節,明白了這茶應該是新媳婦向公婆敬的媳婦茶,按理說,這敬茶是有紅包拿的哦。

  康宜文轉身出了房間,帶上房門,又去了隔壁的書房。

  曉嫻趕緊起床穿好衣服,坐在梳妝台前梳頭,她這才看清楚這副身子的長相。

  瓜子臉,眼睛雖然不算大,但天生就彎彎的,瞅著像在笑。可愛小巧的蔥頭鼻,嘴巴小小的,膚色不算白,但也不黑,看起來好小哦。

  嗬嗬,長得還不醜哦,比自己原先那副身子好看多了,也小了很多。

  曉嫻彎著唇角笑了。

  頭發自然是長發,垂至腰間,看著滿頭的長發,曉嫻又犯愁了,既然已和康宜成了親,那自己就算是婦人了,可自己不會梳這古代的婦人發型啊。

  她從原主的記憶裏搜索著這婦人發髻的梳理方法,可是很模糊,轉了轉眸子,不管了,反正婦人的頭發是要盤起來的,自己就隨便盤起來再說吧,等會兒看看其他人是怎樣梳的。

  曉嫻在梳妝台上發現了一根玉石簪子,隻是這玉質卻是極次的,她也不管它好不好了,將頭發梳順滑,然後將所有頭發握起扭圈,在頭頂盤了個高高的發髻,用簪子固定。劉海梳得厚厚的,齊及眉毛,眼睛看起來大了不少,整個人也更加可愛了。

  她滿意的點點頭,起身站了起來,準備刷牙和洗臉,發現房間裏有臉盆,卻無牙刷和水。

  空間裏有水,但此時好像不合適拿出來用。她隻好端了臉盆,然後推門出去,眯了眯眼睛,在房間裏呆得久了,眼睛一下子還有些不適應陽光。

  這是曉嫻第一次在白天出房門,這才看清院子裏是何等模樣。

  康家的房子是四合院的樣式,坐北朝南,北房三間,兩明一暗,一明間坐堂屋用,另外連在一起的兩間則是康慶昌與秦氏的臥房。

  東西廂房各兩間,東廂房住的是大哥康宜富一家人,曉嫻和康宜文住在西廂房。還有一間西廂房是二哥康宜貴的,隻是他和妻子方氏在外地經商,一年當中難得回來一次,但屋子還給他留著。

  南房三間,中間是大門,康宜武和康宜財倆人住了一間南房,康宜英也占了一間,還有一間則改成了鋪子賣木製家具。

  東南角的耳房是廚房和糧庫,廚房裏有一個後門,打開後門,上兩步台階,就是後院,茅房和雞圈,豬圈都在這後院。

  西北角是後來搭製的書房,供康宜文讀書用的。

  屋子是磚瓦房,院子中間還有一顆大泡桐樹,此時光禿禿的。院內有用磚鋪就的甬道,連接各處房門,各屋前均有台階。但不夠寬敞,一家人暫時住著還行,等康宜武和康宜財成親,還有康宜文添了孩子後,那這房子就沒法住了。

  曉嫻看著陌生的院落,兩眼一抹黑,隻得去敲康宜文書房的門。

  康宜文打開門,看著曉嫻,眼睛亮了亮,明眸皓齒,黑發如墨,淺笑如蘭,特別是那特別的發型,更是讓他耳目一新。見慣了秦氏和林氏呆板的發髻,曉嫻這種盤發自然是別具一格,頗有新意。

  同時眸底再次滑過疑惑,不是聽人說這女子特別懶嘛,懶到連自己都不願意拾掇,整天蓬頭垢麵的。

  如今怎麼越瞧越和外麵的傳言諸多不符,真是怪事。他雖疑惑,心底卻有著喜悅,心情好了不少。

  曉嫻並未注意他眸底的訝色,直接問道:“那個我想刷牙洗臉,不知去哪裏打水。”

  康宜文微微點頭,沒說話,而是出了書房,帶著她向廚房的方向走去。

  秦氏去後院喂雞了,廚房裏隻有林氏在灶下燒火,大鐵鍋裏在煮粥,剛剛冒著熱氣,但已有誘人的米香味在空氣中彌漫著。

  林氏見康宜文和曉嫻倆人進來,見到曉嫻的第一眼也是驚訝,並快速的撇了下嘴。隻是動作很快,曉嫻和康宜文倆人都未注意。

  林氏臉上又揚起了笑容來,手在圍裙上擦了幾下,從灶前起身走到曉嫻的身邊。

  起點中文網 www.qidian.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!;

 

第10章 刁難


更新時間:2012-09-07 11:08:41 字數:3101

  PS【家中有事,更遲了點兒,親們見諒!嘿嘿,繼續每天一求,親們懂得哦,媚兒愛你們,群麼麼,謝謝!!】

  *************

  林氏看了眼康宜文,笑著說道:“喲,三弟,這是三弟妹吧。來,讓嫂子好好瞧瞧,這兩日弟妹一直在房中,我都還沒瞧真切呢。”

  說著,就親熱的拉了曉嫻的胳膊,裝模作樣的打量起來。

  “這是大嫂。”康宜文在一旁向林氏示意了下,對曉嫻介紹道。

  長長的瓜子臉,雙眼皮兒高鼻子,挺好看的,隻是一張嘴大了些,雙唇比較厚,將整張臉的美感破壞了,有種不協調的感覺。

  這是曉嫻對林氏的感覺,她看著林氏笑得太過的臉向上勾起唇角,眼睛更彎了一些,軟聲道:“大嫂好。”

  本就可愛的臉,加上笑容,模樣更加溫順,瞧起來很老實軟弱的樣子。

  “好,好,三弟,弟妹長得可真標致。”林氏看向康宜文笑著道。

  康宜文淡淡笑了下,沒有說話,曉嫻則故作羞澀的垂了眸,謙虛道:“大嫂笑話了。”

  “嫂子說的可真是真話喲,你瞧瞧這小手,白嫩嫩的,一點兒繭子都沒,將來定是做官太太的命。哪像我們這手啊,天天幹活,就那像毛栗殼一樣,三弟妹可真是好福氣喲。”林氏看著曉嫻的手,咂吧著嘴說道。

  話裏夾槍帶棒,意指曉嫻懶,平日裏不幹活,不然手哪兒會那般嬌嫩呢。

  曉嫻看著自己手掌心那明顯的老繭,微笑著應道:“大嫂,曉嫻從小受爹娘的寵愛,在家養得比較慣,諸多活兒都不會做。日子久了,曉嫻也就懶得做啦。大嫂一瞧就是能幹之人,日後家裏的活兒還得仰仗大嫂多做些,曉嫻跟在大嫂後麵享福嘍。大嫂,您就多費心啦。”

  臉上的笑容恬淡,語氣柔和,讓林氏有氣也不好發,隻得幹笑著說道:“嗬嗬,三弟妹可真是好福氣。沒事,活兒不會做,可以學嘛,沒人天生就會的。”

  “嘻嘻,大嫂,你難道不知我懶呀。”曉嫻無所謂的嘻嘻一笑,模樣天真爽性。

  林氏話裏隱隱說自己懶,昨日秦氏也罵自己懶,既然她們替自己定了性,要是替自己辯白,反而會讓她們說得更來勁,幹脆自己承認了,看她們還能說什麼。

  她真的不願意和別人爭鬥什麼,隻想安安心心的過日子,但是別人也休想欺負她。拿眼前這個林氏來說吧,自己隻不過才嫁來兩天,和她應該沒過節吧,有必要如此隱晦說自己嘛,自己懶不懶於她何幹。

  這次若軟弱的忍讓了她,日後林氏定會變本加厲的來欺負自己。

  林氏窒了下,碰了個軟刀子,沒想到看似柔弱好欺的曉嫻,會如此的牙尖嘴利,還有臉皮厚。說她懶,她不以為恥,反以為榮,可真是少有的女人。

  林氏看了眼康宜文,發現他臉色平靜,絲毫沒有替曉嫻害臊的意思,不由撇撇嘴,這倆人可真是一對厚臉皮呐。

  康宜文在一旁冷眼瞧著,一直沒插嘴說話,見曉嫻將林氏堵得無話可說,心裏既喜又憂。

  喜的是,曉嫻不是個懦弱無能任人欺負之人,林氏的為人他很清楚,未成親之前,他一直擔心未來的妻子會受林氏的氣,現在看來,倒不用太擔心了。

  憂的是,曉嫻不服輸的性子,會不會事事不知忍讓,那到時家裏可就不安生了。

  秦氏從後院喂雞回來,一眼就看到了俏生生立在廚房裏的曉嫻,正麵帶微笑看著林氏。秦氏也愣了愣,這死丫頭長得倒還不醜,就是太懶,德性太差。

  當下她拉下了臉,站在後門口數落道:“這到什麼時辰了,才起,不去幹活,杵在那做什麼?”

  康宜文一驚,趕緊看向曉嫻介紹秦氏:“這是娘。”

  方臉,皮膚微黑,不知是不是平日不愛笑的緣故,兩頰自然的向下垂著,表情嚴肅,看起來很有煞氣。

  曉嫻掃了一眼秦氏,上次在房間裏訓她時,因光線和身體的原因,她並未瞧真切。

  “婆婆。”曉嫻軟聲喚了句。

  “哼。”秦氏從鼻孔裏輕哼了一聲,板著臉進了廚房,掀開鍋蓋,用鍋鏟將粥攪了攪,怕米粒粘了鍋。

  然後她放下鍋鏟,看也不看曉嫻,繃著臉向門口走去,並喚了下康宜文:“宜文,出來,娘有話對你說。”

  “嗯。”康宜文應了聲,然後趕緊將牙粉和一個牙棒拿了出來給她,並告訴她水在哪裏,這才匆匆的出了廚房去追秦氏。

  曉嫻看著手中的牙粉和牙棒,牙粉是粉質,牙棒是木製的,樣子有些像現代的牙刷,隻是刷毛稀少。

  嗬嗬,沒想到,這古人也挺聰明嘛,也知道如何做牙刷了,她看著牙棒在心中思量